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春雨遐想

早上騎車去實驗室的路上,不期然地飄起了一陣小雨。雨絲纖細,輕輕地親吻著我的雙臉,涼涼地,還有點兒癢。不遠處的樹上傳來聲聲鳥鳴,不止是一只,此起彼浮,相互和著,儼然一曲春的交響。
  這不是今年我遇到的第一場春雨。那還是在家的時候。也是沒有什麼徵兆的,一場雨便在萬眾的期待中到來了。都說春雨貴如油,這久旱之後的甘霖該是無價之寶了。一個冬天,家中沒有下過一場雪。偶然經過一片麥田,枯黃色的麥苗毫無生機地匍匐在地上。心裏有些不忍,這可是農民們的希望。那雨一出場便有些不凡。天幕低垂,把太陽嚴實地阻擋在後面。開始纖如牛毛,伴著春風,一路飄飄灑灑。在窗前靜靜地觀看,心裏不住地祈盼希望雨能下得再大些再大些。果然不負眾望,牛毛在不覺間便成了晶瑩的珍珠了,落在屋頂,點點滴滴彙集起來順著屋簷飛下。這哪里是一場雨啊,這分明是生的希望,我想。大地在如饑似渴地吸收著這姍姍來遲的本應屬於冬季的禮物,枯黃還在,綠意卻在湧動。風還是有點兒冷,人們心裏卻是春意盎然,紛紛地談論著這場雨,喜上眉梢,不住地感謝著蒼天送來的禮物。
  假期結束,再次回到陌生的城市。雖然才剛剛到二月底,氣溫卻已到了二十幾度。就連蚊子在這個時候也早早地出來湊著熱鬧。我想,在這裏冬季過去便是夏天了吧,這個春天總歸是與我無緣。沒有了偶然發現春天跡象的驚喜,也就無所謂春天了。兒時,天真爛漫,從來不曾知道煩惱。每到冬天過去,便總能與春天不期而遇。柳條上嫩芽,路邊的不草,飛來飛去的燕子……無一不在爭相宣告著春天的到來。扯來幾枝柳條,做成一枝枝柳笛,放在嘴裏吹著,聲音清脆悅耳。又或用柳條編一個草帽,戴在頭上神氣地與夥伴兒奔跑。童年的時光總是美好而又短暫。後來的春天雖然從來不曾毀約,而我自己卻紮堆於學校之中,倒把春天忘卻了。
  現在,不期然地一場小雨,便是春雨了吧。想來也就是這雨還帶點春天的痕跡。樹的枝頭早已不知何時便換了一身濃妝,仿佛著急趕著上場似的。經歷了春雨,無論如何也算是沐浴過春天的氣息了。一年之季在於春,人們總是對春天寄予了太多的希望,春天也總是會給大地帶來一年的希望。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