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格式化同居

饒饒百無聊賴地在電腦前打著很弱智的遊戲,不管小時工在客廳裏如何揮汗如雨。因為饒饒知道,如果小時工不揮汗如雨,那麼揮汗如雨的就會是饒饒自己,韓魚已經把目中無人發展到了目中沒有任何東西的高境界,所以請小時工是饒饒的最佳選擇。

  當然韓魚也不會反對她請小時工,反正是饒饒自己的錢,愛怎麼花就怎麼花。這已經和她的前男友有很大的不同了,前男友很吝嗇,吝嗇到饒饒花自己的錢就跟花他的錢似的,一臉的憤恨。這也是他們分手的原因。不過在和韓魚同居之前,饒饒已經原諒了前男友的吝嗇,並把前男友這張磁片在自己的個人電腦裏做了一個徹底的格式化。不過,饒饒不得不承認,格式化的僅僅是一些物質的東西——前男友遺留下的衣服、前男友送給饒饒的根本不值錢的禮物以及兩人一起出去玩留下的合影,但關於這個人的意識形態卻在腦中怎麼也格式化不了。

  在決定和韓魚同居之前,饒饒痛下決心:這次只許成功,不許失敗——饒饒指的是結婚,如果不是為了結婚,那同居又有什麼意思?

  因為前車之鑒,饒饒不希望和韓魚有太多的經濟往來。以前饒饒也希望男朋友對自己花錢如流水,不是錢的問題,而是表明對自己的重視,現在才覺得自己當初真是幼稚,對於男人來說,你能排在錢之後位居第二,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了。況且自己掙著比韓魚少不了多少的薪水,實在有理由做到和韓魚真正平等。

  豁然開朗的饒饒生活得很幸福,而韓魚也是一個很有魅力的男人,有著體面的職業,相對專一之餘還懂得浪漫。

  饒饒等待的,只是細水長流的幸福和水到渠成的婚姻。



  但饒饒的意外懷孕打亂了這一切。饒饒對這個肚子裏可能還沒豆子大的小東西並沒有多少的感情,但由這個小東西引出來的想像卻有了許多種可能。饒饒最盼望的一種是:韓魚深情款款地對她說,為了我們的孩子,讓我們結婚吧!次之,韓魚能飽含內疚地自責,我實在沒有足夠的心理準備來面對這個孩子,我們先結婚好不好?饒饒做的最壞的打算是:韓魚對結婚避而不談,只是催她打掉這個孩子——饒饒並不是那種要用孩子達到什麼目的的人,但饒饒和所有的女人一樣,在這個關鍵時候,需要的只是一個姿態,一個愛她的姿態,如果他連這個姿態也不願做出,那自己強撐著又是為了哪般?

  就像當初用錢來衡量男人對自己的感情一樣,饒饒這次又故伎重演,打算用懷孕來試探韓魚對自己的愛究竟有多深—— 懷孕,對28歲的饒饒來說,實在是一件大到讓她呼吸加速的事。以往的那些道理,饒饒不願再舉一反三。錯了就錯了吧!

  在對待懷孕的問題上,饒饒明顯地感覺到了男女有別。

  饒饒得知懷孕的第一反應是:無論要不要這個孩子,無論是流產還是生育,自己都會很痛。但是,如果能因此而和所愛的人一步邁進婚姻,那麼再痛自己也願意。饒饒對一個家庭的嚮往在這個時候達到了高潮。

  但韓魚的反應卻好像更是在看她的反應。

  饒饒儘量做到不動聲色,讓韓魚看不出她究竟在想什麼。

  韓魚在關鍵時刻永遠不是一個聰明的男人,他沒問饒饒的想法就迫不及待地直接表明了自己的立場:你連結婚都不想,更不想要這個孩子吧?其實像我們這樣也挺好的。

  饒饒的心開始下沉,對韓魚的絕望和對做流產的恐懼已經徹底代替了剛開始的一絲憧憬。饒饒企圖挽回一點什麼:做流產對女性身體是極大的摧殘,可能導致終生不育,我已經28歲了……

  韓魚安慰她:那麼多女人不是都做過流產嗎?不是都好好的嗎?

  韓魚的安慰讓饒饒的心冷到結冰,饒饒一下子就明白了韓魚的想法。自己還是不了解韓魚,所以才會有憧憬有盼望有不屈不撓的試探。饒饒不知道韓魚會不會在意自己的妻子終生不育,但饒饒知道自己現在還不是韓魚的妻子,更可怕的是,她懷了韓魚的孩子。

  饒饒開始懷疑愛情這個東西,還有自己對家庭的嚮往是不是顯得太奢侈。

  去醫院的時候,饒饒對韓魚說: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了,你不是要加班嗎?饒饒已決定,只要一出醫院就與眼前這個自私的男人分手,至於他去不去,實在是無關緊要。之所以饒饒沒有選擇馬上分手,還是因為自己的自尊——饒饒實在不願意讓韓魚覺得自己在利用懷孕這件事來要脅誰。

  沒想到韓魚一臉正色道:我怎麼能不去?我一定要陪著你。饒饒緊著的心慢慢舒展開來,也許懷孕讓自己變得有點歇斯底里?

  在醫院,饒饒看見了吃著口香糖一臉滿不在乎的中學生,旁邊走著對醫生滿臉笑容的媽媽。落寞地坐在一個角落裏的胖女孩。還有一對小情侶,正激烈地討論著做完人流是去吃火鍋還是去唱 ktv。

  饒饒在醫院吞下那些藥片沒多長時間,肚子就開始疼起來,身體不知道該上還是下,意識開始飄忽,她想抓住什麼,卻什麼也沒有。睜開眼,韓魚正津津有味地看著一本雜誌,那本雜誌應該很好看,他絲毫沒有意識到饒饒正疼得幾乎要死去,他也沒有意識到饒饒此刻兩手冰涼,特別希望韓魚能握著她的手,她相信這個動作可以緩解她的痛苦。饒饒張了張嘴,又閉上,對那個男人的絕望讓她似乎有了抵禦疼痛的意志。

  看看床那邊的小情侶,男的正趴在病床邊呼呼大睡,女孩坐在床上,一手捂著肚子,一手充滿愛意地撫摸著男孩的頭髮——饒饒的眼淚就要下來了。為什麼年紀越大就要求越多?像那個女孩多好,她想的一定都是付出,沒有回報,所以才覺得自己是幸福的。

  饒饒在休息期間養精蓄銳,期待著身體一好,就和韓魚算清楚這筆帳,然後憤怒地拂手而去。


期間韓魚像個做錯事的小學生,每天看著她的臉色行事。饒饒假借身體不適拒絕說話。等韓魚走了以後,饒饒就面對著那只會錄音的mp3,講述每天的心情,講著講著,就會情不自禁地流淚。饒饒感覺到了自己最脆弱的一面,那與經濟或是精神獨立沒有一點關係。

  Mp3是韓魚送給她的28歲生日禮物,送禮物的那天,韓魚說,希望30歲的時候,能送你一顆不貴的鑽戒,40歲的時候,送你一條美麗的連衣裙,50歲的時候,送你一把木梳……當時饒饒大怒:怎麼越送越便宜啊?韓魚說,和自己老婆有什麼客氣的……

  可是,他們的關係,卻沒能維持一年——或許可以更長一些,但是一次懷孕,打亂了一切。如果沒有這次意外的懷孕,或許他們就會在30歲順理成章地結婚,然後生一個可愛的孩子,40歲的時候,穿著他送的美麗的連衣裙做飯,50歲的時候,握著一把木梳幸福地微笑……

  一個星期後,饒饒變得行動自如起來。經歷了那一次“意外”後的饒饒好像又明白了一些人情世故。饒饒和韓魚的感情依然很好,之前好像只是一場噩夢而已。饒饒幾次想開口說分手,但他們親密得沒有一個縫隙可以放下一句分手的話。

  最後饒饒決定就像以前那樣,把發生過的事情統統格式化:一副沒喝完的中藥,一個想要孩子的夢想,一些心裏的傷疤…… 饒饒想自己還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吧,已經受了一次傷了,為什麼一定要把這個傷疤挖開再痛一次呢?

  饒饒還是希望有一個家,但這個希望忽然變得很縹緲。就這樣吧,饒饒想,或許下一次意外可以給她一個家,也或者可以給她一個分手的理由,無論哪個,結果都不會再讓饒饒感到意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