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剩女如何解救失敗的愛情

爭吵的噪音伴我成長

  我是一個單純的女孩子,沒有過早戀,也沒有過單相思。大學裏談了一個朋友,還是同學們撮合的。

  那個男孩是浙江人,比我大五歲,和我是同班同學。我一直對外模糊地宣稱我讀的是某某大學,但其實我讀的是重點大學的成人教育。是的,我是一個有幾分虛榮的女子,有很強的自我保護意識。

  從小,我的學習成績一般般,不管多努力,總是好不起來。我的心總是被一種噪音騷擾。這種噪音就是父母的爭吵。我母親是公務員,父親是普通工人,母親長得很漂亮,父親長相很普通,總之,他們之間懸殊很大。

  當年,母親是懷著我和家裏鬧決裂,毅然搬到我父親那裏和他住到一起的。那個傳統保守的年代,他們愛得那麼激烈,然而,我這個愛情的結晶,卻沒有嘗到什麼甜頭。打我記事起,他們就在吵架。

  母親嫌棄父親,總像祥林嫂一樣,說父親這不好那不好。她不好意思說父親的出身和收入問題,就挑別的事說,比如炒菜的鹽放多了放少了,打掃清潔時地沒有掃乾淨,每天都為這些雞毛蒜皮的事爭吵。母親總在吼,父親總是在一旁,悶聲悶氣或者對著幹。他們永遠都沒有心平氣和的時候。

  在這種家庭裏,對於愛情,我還沒有明白過來它是什麼東西,就對它心冷了。

  婚戒擋住了幸福的路

  我的初戀男友姓文。雖然癡長我5歲,可他像個孩子,從小被父母和姐姐寵著,不懂得關心人心疼人。有什麼好吃的好玩的,他總是自己獨享。這讓我覺得他對我不在意,也讓我變得愛發脾氣,總之,吵架的時候比快樂的時候多。

  即使這樣,我們還是在往結婚的路上走。我當時25歲,想快點定下來。籌備婚禮本來是幸福的事,但我完全被架空了。文的姐姐興致勃勃地提建議,我若稍稍表達一點自己的想法,他姐姐就說我沒有欣賞水準。文也和她一個調調。

  我惟一的要求,就是想要個婚戒。可文一直沒有回應。我心裏不舒服,文太懦弱,也許他在家雷根本就沒有地位和發言權。我親自到他家裏去說這件事,我說結婚,一生一次,一個婚戒就算是個紀念吧,現在人都興這個啊。

  文的姐姐說,你到底是愛他這個人,還是愛錢?結婚還要講條件嗎?我也急了,我說,我不可能無條件地嫁給他啊,這代表了一種認可與尊重。文的家人說,即使給,也要人家給得願意啊,哪有像你這麼跑到人家家裏來要的?文在一旁沒有作聲,我恨死他了,忍不住大哭大鬧起來。

  我承認,那天我的確是失態了。我還在後悔,可第二天,文就跟我說,這個婚不結了,我家裏說你這麼能鬧的媳婦,誰也接受不了。

  我母親,那麼驕傲的一個人,為了我拉下麵子去找文家說理。但是,沒有挽回的餘地。

  那一場戀愛,最後成了我們家裏的一場災難性的打擊,很長一段時間,我和我母親都像霜打的茄子。

  有關愛情和逆反心理

  從25歲到30歲,5年間,我不再理會戀愛這碼事,每天上班回家兩點一線,時間就這麼不知不覺晃蕩過去。

  我都30歲了,母親很著急。她最要面子了,怕人家說她的女兒嫁不出去。

  著急是著急,但母親是絕對不會拜託她的朋友幫我找對象的。還是一個面子問題。她一個人去中山公園的姻緣角裏碰,然後樂此不疲地把一個又一個陌生男人推到我面前來。

  每個雙休,我不出去見她推給我的那些人,母親就會和我吵架,有時還把氣出到父親身上。這種混亂的局面因為薑虎城的出現而告一段落。

  熟人介紹了薑虎城給我認識,他和我差不多大,出身農村,本科學歷,一個人在武漢做銷售,月薪兩千塊錢左右。他的老闆很喜歡他,允諾結婚的時候幫他買房子。

  見過一兩次面之後,對他的情況有了進一步瞭解,他在武漢同哥嫂侄兒住一起,他哥嫂是生活在武漢最底層的外來打工者,每個月,他交給他們兩百元伙食費。別的錢,他也存不下來了,因為自己要開銷應酬。母親聽了,堅決不同意我和薑虎城交往,她在家裏大呼小叫,你又不是嫁不出去了,找個條件這麼差的!對得起誰?我頂嘴,我就是學的你啊。你不也是找了一個條件比自己差的嗎?還不是生活了這麼些年?

  我承認,在薑虎城的事情上,我有一些逆反心理。

  與薑虎城認識了半個月之後,薑虎城就開始暗示,他在某些方面的需要特別旺盛。雖然我談過戀愛,但是從來沒有涉及這方面的事,所以我當時臉上就發燙。他滔滔不絕地說,他和前女友同居了半年。我內心很自卑,因為我從小到大,母親一直說我長得不漂亮。所以長大後,我一直很羡慕那些出雙入對的男男女女,覺得他們至少得到了認可。

不久之後就是情人節。薑虎城請我去酒店吃情侶套餐,我們聊得很盡興。我有一些微醉了,他說,我們去房間休息吧。然後,就開了房。我應該拒絕的,但是我沒有……

  越是深愛脾氣越壞

  這以後,我和薑虎城的關係變得更親密,彼此的感覺很好。我忍不住想,這一次應該會結婚了吧。我把薑虎城當作自己的老公去愛,把他家的親戚當作自己的家人一樣去關心。

  薑虎城的嫂子整天閑在家裏沒事做,有一天我在路上看到擦皮鞋的,對挽著我胳膊的薑虎城說,不如叫你嫂子出來擦鞋吧,做得好,一個月也有千把塊的收入呢。我是真心實意說的,可薑虎城當即臉就變了,他說我瞧不起他們家人。

  從此,我和薑虎城之間始終就像隔著一些什麼。有時候他會把我帶到他家吃飯。吃飯的時候,薑虎城聽他侄兒說話,聽得津津有味。我和他說點什麼,他就很不耐煩地打馬虎眼。我和薑虎城吵,說他沒有把我放在眼裏。他說我太孩子氣,說,我是看著侄子長大的,自然有感情,這有什麼好爭的?

  因為和他有了親密關係,即便對他不是太滿意,我也不甘心失去他。一有空,就想給他打電話發短信,有時還給他送飯到公司去。骨子裏,我是一個很浪漫的人,我甚至把小爐子和煮好的速食麵拿到公園裏,與他一邊欣賞美景一邊野炊。每次我去他那裏,就幫他收拾房子,洗衣刷鞋。這些事情我平時在家裏,對前男友都是從來沒有做過的。薑虎城也說,我好起來,好得讓他受不了。

  但是,對我頻繁地找他,問他在哪里、做什麼,薑虎城總是很煩。有時候我打電話給他的時候,他正在和客戶談事情,就拒接,我不甘心,接二連三地打過去,後來他忙完了就把我臭罵一頓。情急之下,我只會對他又哭又鬧。

  薑虎城的家人不喜歡我,他嫂子說我總是罵薑虎城,嫌我不懂事。

  我也不知道我們之間是怎麼了。每次爭,我都要爭個贏,而薑虎城也是個不懂退讓的倔脾氣。我們每吵一次架,不是傷到彼此,就是摔壞一堆東西。其間我們分分合合了很多次。每次,我向他撒嬌,就會很快和好如初。

  最近一次吵架,我拿起一個椅子就朝他砸過去。他受傷了,血噴湧而出。他提出分手。我說我已經是你的人了,你這樣做是不負責任的,他說如果我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人,我早就不和你在一起了。就是因為太負責任了,我才堅持了這麼久。

  分手之後,他就不接我的電話了。

  我在家裏難受,母親把我兩次感情失敗的原因歸結為我的長相對男人沒有吸引力。哪有一個當媽的這麼說自己女兒的?我心灰意冷,我說你不覺得我和薑虎城就是照搬你和我爸的感情模式嗎?女強男弱,從來說話就是用吵的……說著說著,我就哭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