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剩女口述自己的3次相親奇遇

現代都市的萬家燈火中,有不少獨居剩女難嫁。她們條件優越,有事業、有樓有車,卻遲遲名花無主,一次次地相睇,直恨沒遇到合心水的男人,31歲的阿玲便是羊城眾多相親女中的一位,她有樓有車無貸,學的是美術設計,有小資情調,對感情很期待,希望快點披上婚紗。這些年,她無數次地相親,卻又一次次地失望而歸。

  第一次相親

  男老師是個“無嘴葫蘆”

  老師X比阿玲大8歲,很靦腆,不大愛說話。阿玲性格外向,不想見面冷場。於是,挖空心思地聊了一些她認為對方可能有興趣的話題。

  但是,話不投機半句多,相對無言。好在,當晚老師請阿玲吃螃蟹,於是,兩人面對面地“拆”了四只螃蟹。手上和嘴上都忙不過來了,無暇做情感交流,也避免了四目相對卻無言的尷尬。

  阿玲對老師的印象不錯,看中他的本分老實。此後,他倆一起看電影、吃飯,還雙雙逛書店,他的話雖多了些。但每次相見卻相敬如賓,沒有激情,也不來電,久而久之,見面時如朋友般平淡,有事知會一聲,無事就各忙各的。漸漸,來往便漸漸稀少,最後變成了不再約會了。

  第二次相親

  二級教練口若懸河

  二級教練與阿玲同歲。她以為,同是“80後”,應該聊得來。可沒想到,這教練太能聊了,一開腔,嘴巴就沒能停下來,他聲載道,怨天怨地怨領導怨工作,滔滔不絕,成個“二十一世紀怨男”。初次見面,有他講,她半句也插不上嘴,還要不時躲閃著對方“口水花噴噴”時不經意發射過來的“標點符號”。一次約會後,阿玲便無法忍受了,馬上否了他。
第三次相親

  軟體工程師頻發長篇短信

  這位大她兩歲的軟體工程師,相親前提議彼此先上網聊聊,熟悉後再見面,以免尷尬。阿玲覺得也好。對方加她為飛信好友,從此,阿玲的資訊空前地多,每條短信都是長篇。上篇沒看完下篇又發來了。而她手機打字遠比不過在電腦打字快。回復短信頗吃力,應接不暇,阿玲有點招架不住。

  都說女人戀愛是靠耳朵的,想聽甜言蜜語,要卿卿我我,她不想再通過空中談情說愛,特地打通了對方的電話。沒曾料,回短信思維敏捷的工程師,對話時卻支支吾吾,都說不明白。估計職業導致他手指快過嘴。

  幾天後,工程師來電:“你好,我想求你個事,如果我家人問起你我的事。你能不能告訴他們,我們發展得很好?”

  阿玲不解,“我們連面都沒見,為什麼要這樣欺騙家人?”

  工程師語氣委屈:“我忙死了,現在沒時間見面,等過一段時間我們再見面吧!”

  阿玲有點生氣:“見了面要不合適,話又說出去了怎麼收回?”

  工程師強調語氣,“再說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