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人已去,愛已殤

塵世浮華,歷經世間萬般形態,都快忘了最初的最初,那些卑微純白的時光,任時光遠走,總會在記憶的深處隱隱尋覓一絲蹤跡。如迷失了路途的孩子,在荊棘坎坷中泥濘前行,辨別不到溫暖的方向。

忘卻,只是自己給自己一個離開的理由,午夜夢回,一切恍若隔世,仿若只是一轉身,便失了等待的印跡。

夢境的美好,卻是現實裏刻骨的殘忍,那些時光,都是你不曾給過我的。當眼瞼突現你熟悉的容顏,逝去的一切,焦灼著我已疲累的心,硬生生把埋藏在不為人所知角落裏的碎片一點點拾起,慢慢重組,成美好而殘忍的想見。

旅程越來越遠,箱篋越來越沉重,超過了我能負荷的重量,帶著那些不被人想念的貝殼,不想被觸摸,那麼脆弱。只是我一個人的固守,那麼,從始至終,都只會是我一個人的獨角戲。自離別,與你無關,與時光無關,只是一個人想念的地老天荒。

每次行走,總是選擇靠窗的位置,任耳旁塵世喧嘩,看一路風景錯落成永恆,漸成生命裏不可觸摸的遙遠。這樣的固守,是癡也是念,周圍不能汲取到的溫暖,只能從陌生景致裏以路人的姿態走過。無論是怎樣的錯落,都成不可磨滅的想念,無論怎樣歡喜,都成不可重回的錯過。

恍若隔世,恍若隔世,年少的美好不再,往昔的念想亦不再。那些年少裏,總以為可以譜寫人間一場愛的永恆風景,最後卻讓那些天荒地老的虛妄承諾荒蕪了等待。

愛是不容回頭的旅行。默然相愛,寂靜歡喜,只是一場無妄的念想,當時光遠走,一切尚來不及回眸便成錯落風景裏的一抹孤影。

年少的我,想要的是全世界唯你一人的溫暖。這一生,只願為你而存留,哪怕世間失了所有黑白,失了所有色彩,只想為你一人保留著不變的容顏,在這個浮華的塵世中保留一抹純白,許世界一抹微光。

我曾說,我對你的過往,是平靜湖面深處的漪漣,不能碰觸,也不能遠離,看不到岸,也,到不了岸。世人只能看到湖面的平靜,卻永遠也看不到,湖的彼岸在哪里,湖的底在哪里,不知道,會是在怎樣的情況下,平靜的湖面才會泛起層層漪漣。

曾想給你留下念想,便日日裏折了留了許久的指甲,給你一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想念。他們都說,星星是不能數的,可是我不信那個,偏偏數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想念給你。一語成讖,是不可辯駁的如果,看得見的想念,預見我們的離別。

看到靈兮微博上的話語,以心之一隅葬你,我便是你的墓碑。可是,我們誰都不是誰的墓碑。當你牽著旁人的手把我忘卻,當我尾隨旁人的視線遠離,那一場念想,只是時光旅途裏一場駐足的夢。無論駐足的時間有多長,還是得提起腳步遠離,帶著傷悲與美好,繼續旅途。

當南去的風帶走了魂靈的思念,北來的雨已浸濕失了魂靈的殼。把自己丟進寂寞的深淵,失了魂,滅了影,成一場永恆亙古的想見。行走在時光沿途,拾起一路風景,守望的天空,漸漸遠離。

當愛終於離去,這座城市,終於陷入一場昏天黑地的莫離。二月青黃,地老天荒的守望,也只能成為一場未央的淺薄時光。
返回列表